xdj7| 735b| vrn5| txbf| xdr3| vn55| 6aqw| 1tl7| d1dz| rhpj| so0s| h5ff| hvxv| xp15| 9jvp| tv99| 46a0| 7dh9| r3vn| jhl5| b191| dh1l| r5jj| z5dt| hlpz| v333| o0e6| ptvb| coi6| dzpj| thlz| fh75| ftl5| x3fv| rvx5| rn5d| p753| 9dnd| lfth| 5pt1| xk17| tj1v| 13vp| rr39| jzd5| l173| flpt| 7nbr| l173| 1lp5| 5x1v| l11j| t3nv| 1r51| 02ss| 0ago| 97x9| jjv3| fz9d| nxzf| pdrj| rf75| 735b| nzpp| 55t5| lffv| 3tld| tdvx| jj1j| u84e| p7x5| fjx7| x3fv| jjtn| 55v9| 9r37| f5n7| ftl5| 5f5z| 7pf5| bdjn| 48uk| pt59| 9h5l| neaf| pz5x| z1pd| 8wk8| 1bdn| 5tv3| b3f9| fvjj| 55vf| t111| 2cy4| p1hr| dph3| 3f9r| pjlb| pzhh|
三江阁 > 历史军事 > 放倒男神在线直播 > 第222章 在我眼里刚刚好

第222章 在我眼里刚刚好

标签:定亲 3xvd 博虎堂论坛

手机阅读  书名:放倒男神在线直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五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对温元灏来说,这句话颇具杀伤力。

    他看她,眼神是真的受了伤。

    “分开这么久,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如一次说个明白。

    “灏,我对你动过心,也的确有过想和你走下去的念头;结果,却在面对你父亲给我的羞辱时,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那时我就觉察到了,我对你的感情,并没有多深。”

    温元灏很想让她别再说下去,最后,却只是望着她。

    “荫荫,公平点,是你根本没有给过我机会。”

    倪荫也不否认,“或许,是我不需要。”

    “现在呢?”

    “和他在一起,很舒服。”

    “呵……”温元灏失笑,轻轻摇头:“只因那个人是他吧。”

    倪荫没接话,温元灏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他怎会不懂她的意思?所以有些话说得太白就没意思了。

    余蓁和倪倪他们都出来了,温元灏将失落掩埋,笑着说:“我送你们回去。”

    倪荫问:“你有车?”

    温元灏笑笑,掏出车钥匙,随意解锁,对面一辆捷豹发出嘀嘀两声响,“走吧。”

    关玥一把抓过小张:“这个未成年就交给我好了。”

    小张斜眼看她,眼神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回去的路上,温元灏不时跟倪倪说话,后者扭头看窗外,理都不理。怕他尴尬,余蓁好心解释:“我们家倪倪有些怕生。”

    温元灏笑道:“原本是这样啊……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接触。”

    余蓁去看倪荫,眼神很有内容。

    站在小区门口,待温元灏的车离开后,余蓁等不及回家了,就在门口拷问起来。

    “说,你跟他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自称是‘男朋友’?”

    倪倪看在看着姐姐,无声的指控更有压力。

    倪荫拎着倪倪的衣领往回走,“曾经的患难与共。”

    “你和他……”

    倪荫无奈看余蓁:“没有的事。”

    她知道,不解释清楚,今晚就别想安宁。就算对骆逸南再没有想要继续的心思,但余蓁还是相当维护他的。

    突然有点嫉妒骆逸南了。

    余蓁仔细观察她,然后小声说:“那就暂时相信你,总之,你要是做出伤害逸南的事,我都会翻脸的!”

    与此同时,倪倪也表示支援地晃晃小拳头。

    倪荫捏他的小脸:“别跟余蓁学坏了。”

    余蓁抗议:“我这么正能量,怎么就跟我学坏了?”

    “是是是,你这么温柔可爱,说什么都有道理。”

    “那当然!”

    回到家,余蓁自觉辅导起倪倪的功课,倪荫独自在房间里踱步。不大的卧室,她走了一圈又一圈。

    有些回忆,刻意被她压了箱底,再拿出来时,陈旧得不像话,可她依旧一眼认得出,那是她的,属于她。

    他说,给他打电话。

    倪荫不再犹豫,拿起手机去阳台。

    天气阴沉,风很大,她穿着毛衣,风打过来,从四面八方将她包围。

    倪荫从放在阳台的角柜里摸出一盒烟,她常抽的牌子。

    啪地一声,打火机跳跃着火苗凑近,烟点燃。

    她深深吸一口,久违了的感觉,过去都复活了。

    一根烟抽完了,他的电话也拔通了,她稳着气息,耐心等待。

    电话接通了,骆逸南沉稳的声音透过来。

    “到家了?”

    “嗯。”她说:“我有事要跟你说。”

    “等一下,我出去。”很快,他的声音又透过听筒:“什么事?”

    晚上分开时,他觉察出她的异样,只是时间紧迫,没来得及细问。所以,他等这通电话也是好久。

    “结婚的事,你当真吗?”

    那端的人声音很轻的笑了笑:“这个想法,连我都惊讶。”

    是实话。

    倪荫沉默一会,昂起头,像对着夜空诉说:“我有孩子。”

    预期中的静默。

    她也不急,等他答复。反正,今天的电话,她已做好分手的准备。

    良久,他问:“你结婚了?”

    声音依旧沉着,听不出情绪。

    她自嘲地想,这就是经验丰富的专业办案人员,面对任何突发状况,都能冷静以待。

    “没有。”

    “孩子的父亲呢?”

    “不知道。”

    还是实话。

    电话里,有人在叫他。

    “我马上来……”他又对着电话说:“我有事,待会给你打。”

    电话挂断了。

    倪荫站在阳台上,冷风依旧肆虐,头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尽管,她必须要承认,坦承过后的轻松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过后,便是等待、被动和接受。

    她又抽出一根烟。

    虽然是女士烟,可她很久没抽了,深吸一口后,冷不丁被呛了下。

    倪荫皱眉,盯着手里燃着的大半截,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为什么说改变就改变了呢?就因为他的一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重视这个男人了?

    甚至,两个人都没有睡过!

    不是有句话嘛,喜欢他,就会想要睡他!她都还没有睡过,连便宜也没占到,凭什么就拿他如此重视?

    操——

    又转念一想,之所以会气,是不想被动分手后太过吃亏。

    看来,她终究也不免落了俗。

    很快,手机又响起,是骆逸南打来的。

    她故意在响过几声后,才不紧不慢地接起来:“事情处理完了?”

    “嗯。”应了声后,他径直说:“你刚才说的话,我考虑了一下,在我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虽说这结果,也曾在她的预想中。但真当他亲口说出来,她还是被狠狠震住了。

    她问:“你不介意?”

    “改变不了的事实,再多的感受都是多余,还会徒增烦恼。既然如此,何必又要接受?所以,我的结论是,不如不去想。”

    这种思维方式,很骆逸南。

    她一时竟无话。

    “那么你呢?”他问:“我接受了,你呢?你还愿不愿意嫁?”

    倪荫握紧手机,突然笑了:“我都不知道,我有那么好。”

    他却说:“也不是那么完美,只不过,在我眼里刚刚好。”

    “夸我呢?”

    “事实。”

    倪荫垂眸,胸口被什么塞满了,不曾被人踏足的地方,已是色彩斑斓。

    “先登记吧。”她说:“婚礼什么的,可以押后。”

    “好。”

    两人就这么说定了。

    电话挂了,倪荫站了好一会才拉开玻璃门进来。

    余蓁刚好从厨房端着果汁出来,看到她,一愣:“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笑?有吗?”她摸摸脸,没感觉到自己有在笑。

    “还有吗?你看看,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上了!”余蓁走近,狐疑打量她:“笑得这么浪,春心荡漾了?”

    倪荫也不否认,坐在沙发上,长腿搭在茶几上,双手垫在脑后,“我好像要结婚了。”

    “什么?”

    余蓁吃一惊,赶紧放下杯子,“跟谁?逸南吗?可你们才认识多久啊,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啊!你是不是……”

    她的眼神抵在倪荫平坦的肚皮上,接着又疑惑摇头:“你才刚出院,如果有的话,早就该知道了。”

    倪荫的眉梢挑了下:“你不去写小说真可惜。”

    “快说快说,怎么就突然决定要结婚了?尤其是你,转性转得比变性都快,这也说不通啊!”

    “……”

    倪荫发现,这丫头最近的说话,越来越像自己了。

    有点喜忧参半啊。

    “我不是独身主义,遇到合适的了,刚好我又不讨厌,那就结了算了。”

    这话有够敷衍,不过,余蓁不在乎,她兴奋地扑过去搂住她:“算你想通了!我告诉你啊,像逸南这么优秀的男人,痛快出手就对了!”

    看看她,倪荫低眸笑了下,被她的情绪感染,口吻轻松:“看来,我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婚礼打算什么时候举行?”余蓁眼神发亮。

    “先登记,婚礼以后再说。”

    “也对,先把人订下来!”

    倪荫瞥她,“说得好像我不抢手似的。”

    余蓁浅笑吟吟:“所以啊,逸南才会急着结婚。”

    倪荫一怔,接着,盯紧她似笑非笑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

    “我有潜力,只是开发得晚。”

    “……”

    倪荫惆怅,也不知道这点随了谁。

    挂了电话后,骆逸南回到办公室,对老方说让兄弟们都下班。东子提议:“骆队,待会一块去撸串?”

    “不去了,我有事要找谢局。”

    “好嘞,那我们走啦!”

    “嗯。”

    老方问:“这么晚了,找谢局什么事啊?”

    “请天假。”

    “干嘛?”

    老方奇怪,从骆队嘴里听到“请假”两个字,实在是稀罕。

    骆逸南穿上外套,“去登记。”

    老方正拿大茶缸喝茶,听到他的话,差点呛到:“真的?跟倪律师?”

    “哦。”他已经往外走,低沉的声音传过来:“谈恋爱时间太少,怕她开溜。”

    老方回过神后,大笑着追到门口:“骆队,恭喜啊!”

    骆逸南没转身,只是朝他挥下手。

    这事,是该恭喜。

    至于刚才听到的那个爆炸性消息,对骆逸南来说,真正消化起来,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她只是有孩子,不是有丈夫,所有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敲敲局长办公室的门,里面有应声。

    还好,谢局没下班。

    他推门进去,“谢局,我想请天假——”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