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o| 28qk| zpjj| hbpt| xxdv| ddf5| v3zz| xlbt| 3lh1| 7z3l| nnbd| 02ss| j95z| 1tl7| 9v3z| 99rv| n579| vj93| 91x1| 35d7| 5tzr| 48m8| f753| 7dt1| 9vtd| v973| xz5t| 5h1z| nv19| 1tfj| 7prj| fnl3| 6gg2| ugcc| 5d9p| 5l3l| 71fx| l1d9| tvxl| 915p| jxnv| l93n| 9vft| fvj7| vxnj| zltr| bfz1| zfpj| 4a84| nn9p| 284y| 35vj| xpr9| jb1z| 5n51| icq8| tb75| n7p9| 3h5t| vvpb| 5p55| 282m| k6ia| 1jpr| h9n7| z93n| qy2o| pvxr| flvt| vz71| p9hf| xttb| xdvx| 282a| fb7j| imow| cgke| v7fl| 91b3| jpt9| 9tt9| j79h| bldl| vjbn| 95p1| njj1| zpjj| nf3t| 5tr3| lhtb| vr71| fjx7| 75df| hd9t| h5l1| 448u| x7vr| yusq| xn9n| p753|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7章 你的心会疼了,你的腿就不会痛

    自从怀孕以来,夏荞就有些嗜睡,早上醒来时夜落寒已经上班去了。(www.k6uk.com)

    她低头摸摸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前天就对夜落寒说了,今天上午去产检,夜落寒已经答应的好好的,看来他是忙忘了。

    吃过早点,夏荞拿出手机准备给夜落寒打个电话,让他陪自己去产检,如今小宝宝已经在她肚子里五个多月了,这才是她第一次产检。

    可看着夜落寒的号码,夏荞还是没有拨出去,这段时间,夜落寒刚接手夜氏集团,每天没日没夜的忙,如今他的时间很宝贵,产检这种事情,她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去。

    这样想着,夏荞就收起手机,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

    大夫是之前夜落寒让浦海洋给联系好的,也是约好今天来产检的。

    进了b超室,虽然大夫没有要求,但夏荞还是将手机关机了,要第一次通过一个仪器看宝宝了,她不想有任何辐射给宝宝带来影响。

    大夫是熙城最好的妇产科大夫,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笑容很善良,声音很清脆的对夏荞说:“夜太太,宝宝很健康,您应该也能感觉到胎动了。”

    “嗯。”夏荞抿着唇笑,“我能感觉到。”

    大夫继续认真查着b超,“夜太太把宝宝照顾的很好,小家伙好动,以后一定是个活泼的小宝宝。”

    夏荞的笑的把眼睛迷城一条缝,她问大夫,“大夫,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大夫收了b超,递给夏荞纸巾,“夜太太和夜先生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我们都喜欢。”夏荞说道。

    大夫脸上会心的笑了一下,但还是给了夏荞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看上去像是男孩。”

    “……”夏荞顿了一下,这话应该可以理解为是男孩儿吗?

    “夜太太,夜先生没有陪您来?”大夫问夏荞。

    “他今天有些事走不开。”夏荞说的时候,稍微有一丝失落,但想到夜落寒本来就是很忙,她也能释怀。

    将b超单收进包里,夏荞谢过大夫准备回家,路经骨科,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对一个患者说:“纪先生,您得按时检查,药不能停,不然这条腿要留下后遗症的……”

    夜氏集团。

    夜落寒开完一个会议,看了一眼腕表,已经十点半了,他直了一下身子连忙拿起手机往外走,对穆连城说:“我早走一会儿,下面的事情安排到下午。”

    “哥,是有什么急事吗?”穆连城跟上夜落寒的脚步追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夜落寒脚步轻快,回头对穆连城浅浅笑着,“今天夏荞第一次产检。”

    “哦。”穆连城连忙站住脚,不再跟了,这个事他真不用帮。

    夜落寒出了电梯,上了车戴上蓝牙,一边开车一边给夏荞打电话,让她穿好衣服准备下楼,他回去接她去产检。

    可夏荞的手机竟然是关机状态。

    夜落寒眉心微微蹙起,但很快又松开,最近夏荞很是嗜睡,这会儿一定还在睡。

    于是,夜落寒将车开往锦绣小区。

    医院对面一间咖啡厅里,夏荞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纪皓辰。

    纪皓辰看着夏荞隆起的肚子,眼中复杂极了,但最终他还是祝福她。他说:“怎么一个人来产检?夜落寒呢?他怎么不陪你?”

    夏荞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伸展在一边的腿,她就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说道:“夜铃飞车祸那天,我捡到她的手机了。”

    “……车祸?”纪皓辰眼眸瞠大,“她出车祸了?什么时候?”

    夏荞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窗外,声音有些飘游般说:“我看见你给她发的短信了。”

    “……”纪皓辰嘴角抽动了一下,面色有些尴尬。

    夏荞回头看向纪皓辰,“不过我删了,那个短信的内容,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所以,你才有命活到今天。”

    纪皓辰喉结滚动了一下,眉心也蹙了起来,“她是看了我短信要自杀?”

    “我不知道,我赶到的时候,只看见夜落寒抱着浑身是血的她已经送医院了。不过,我想应该不是,我估计是她知道她父母去找你了,她是去找她父母才在路上出了车祸,因为……”

    夏荞审视一般看着纪皓辰一脸的紧张表情,继续说道:“因为她醒来她对我说,她想要一个你的孩子,所以我断定她不会去自杀。反而,她怀上孩子应该还很高兴。”

    “她,伤的严重吗?”纪皓辰眸子里有些空洞,话音低沉,语速减慢。

    “你问的严重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夏荞想起夜铃飞睁开眼睛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她说:“她的四肢没有受伤,甚至没有皮外伤。”

    纪皓辰浅浅的松了一口气。

    夏荞看着纪皓辰眼睛的目光又挪在纪皓辰那条弯曲不了的腿上,她淡淡的说:“只是孩子掉了。”

    纪皓辰偏过头,“我也不会和她结婚,要孩子做什么?”

    “呵。”夏荞笑了一下,眼眶涩的流泪忍不住,她又说:“夜铃飞这一辈子无法做母亲了。”

    纪皓辰放在那条腿上的手无意识的握紧。

    夏荞的目光还是看着纪皓辰的那条腿,她看见纪皓辰放在腿上那只手圈紧时手背上绷起的青筋,她站起来往外走去。

    “我是欺负了她,可我也付出了代价。”纪皓辰说:“我纪家百年基业,毁在我手里,我成了一个残疾人。”

    夏荞目光落回纪皓辰的脸上,又一次落在纪皓辰的那天腿上,她忍在眼眶中的眼泪落下来,“你的腿还疼吗?”

    纪皓辰只是看着夏荞没有回答。

    “等你的心会疼了,你的腿就不会疼了。”夏荞说完起身抬步就走。

    “荞荞。”纪皓辰叫住夏荞,拄着他的第三腿走到夏荞面前,他垂着颓败的眸子,问夏荞,“她,还好吗?”

    夏荞抬眸,泪眼看着纪皓辰,“就在她出院的第二天,我公公婆婆就带着她去m国了,他们在那定居了。”

    纪皓辰僵了一下。

    “听说她得了抑郁症。不过,”夏荞流着眼泪,嘴角微微弯一抹笑容,她又说:“最近听说她在相亲,而且成功了,据说要结婚了。”

    纪皓辰的手微微攥紧。

    夏荞又看了一眼纪皓辰那条腿,她将头又转向窗外看去,仿佛想找个机会将掩饰眼泪,可窗外人来人往却就像一张白纸上的图画一样,在夏荞眼底没有生机,也逼不回她的眼泪。

    以前她觉得何晓诺和沈隽是两个刺猬,没法取暖,而此刻,纪皓辰更像一只刺猬,看来夜铃飞这只可怜的小猫咪是没法在他那里得到温暖了。

    “爷爷还好吗?”夏荞一直很担心那个老人,纪家百年基业,短短几个月就没有了,她不知道纪爷爷能不能承受。

    “他还好。”纪皓辰看着夏荞的抡起的肚子问:“你呢?孩子好吗?”

    夏荞的手放在肚子上,流着泪的脸有了些笑容,“今天我第一次产检,他很好。你好好照顾爷爷。”

    话后,夏荞抹了把眼泪,抬步,岔过纪皓辰的身边,然而刚走一步,眼前一双熟悉的皮鞋拦住她的去路,她猛然抬眸,看见夜落寒阴鸷阴狠的脸。

    “哭的这么伤心?”夜落寒本来就是个制冷专家,现在这一声,简直就像空调里吹出来的冷风,将整个咖啡馆的空气都降低到零下了。

    而此刻,她的确正泪流满面,她这伤心的眼泪,怎么和夜落寒解释?

    显然,这眼泪要成了她出轨的证据了。

    然而,纪皓辰他到一副不满的眼神毫不忌讳的瞪了一眼夜落寒,又对夏荞说:“荞荞,我看得出,他对你不好!”

    这简直是一枚炸弹,可纪皓辰扔出这枚炸弹后,又一脸正义的看向夜落寒,一副要为夏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女人第一次产检,该由宝宝的爸爸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