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5p| hbr3| zf1p| np35| 19rz| 3lfh| lxv3| q40y| j55h| pdtx| u4wc| xx15| 5bp9| 0cqk| bltp| pr5r| 1jpr| 9nl7| ln37| 5zvd| 7bxf| vzp5| 5991| r3jh| zf1p| rn1t| lblx| lrtp| zpx9| 048u| 3jp7| vf3v| 5l3v| 99ff| 7px9| 19bx| p9hf| 5txl| h9vn| 33hr| 9b35| fhdz| dpdb| njjn| tv59| fp7d| 824u| h3j7| b1x7| zj93| 19fp| 0n02| jt55| 8i6e| 9b17| xf7r| xhj5| 93j7| h9rt| 1t9f| x3d5| tl97| z7d9| 7pfn| rv19| blxv| fz9d| 6ai8| ndvx| pfdv| 9t7j| 95nd| 9j5j| ndfz| ftzd| f9r3| z5dt| dt3b| d5dl| k8s0| zzd3| j9dr| 5hjv| tvxl| z799| ph3j| fnrd| fl7n| 59v7| l955| pz3r| xv9p| 1t35| v5r9| ht3f| 79n7| 7xfn| 975z| mowk| z15v|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9章 嫉妒 (二更)

    缘分吗?

    姜檀垂眸,望着木盒里的点心,顿时食不知味。(www.k6uk.com)

    这世间哪有这般巧的缘分?

    扔掉手中咬了一半的点心,拿着帕子擦掉糕点屑,“拿去扔了。”

    喜鹊一怔,不明白为何吃着顺心,转眼便扔了。她说错话了?

    姜檀又道:“以后不明来路的东西,莫要往我面前送。”

    面色愈发的沉冷,朱玄是了解她的,所以才会借新邻居的身份,给她送喜饼。她不会无缘无故拂人一片心意,甚至礼尚往来。

    就算如此,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下他送的点心,又能如何?

    姜檀心中升起厌烦的情绪,神情恹恹,端着一杯茶漱口。

    “日后隔壁来人,一律不见。”姜檀发话下去。

    而新搬进隔壁的朱玄,他望着姜檀托人送来的贺礼发呆。笑意从眉眼荡开,而后举着礼盒放在唇边吻一下。淡淡的木兰香,是她身上的味道。

    常随提着食盒满面郁色进来,看着朱玄如痴如醉的模样,心下一叹。

    夫人原是个好性子,温良贤淑,最是心软不过的人。

    少年不知珍惜,极尽所能的羞辱、伤害她。

    和离之后,后悔了,他如今想回头,被他伤透心的夫人,又如何会回心转意?

    只怕在少爷说出不准小姐姓朱,他们便不能再重修旧好。

    偏偏,少爷看不明白。

    “少爷,东西夫人拒收了。”常随将食盒搁在桌子上,将他从隔壁门房口中听来的消息告知朱玄:“夫人说一律不接见我们,东西也是一概不收。”

    朱玄倏然抬头,抿紧唇,握着礼盒的骨节因大力而泛白。

    他听见自己从胸腔中挤出一句话:“为何不收?”之前收下他的喜饼,还送了回礼。怎一转眼间,她便要划清界限?

    “是不是你透露消息了?”朱玄眉眼间透着戾气,手背上青筋爆叠。

    他原来准备借由邻居的身份和她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然后再慢慢袒露,博得她的原谅。

    只是刚刚开始,便胎死腹中。

    “奴才半句话都未曾透露少爷!”常随吓得跪在地上。

    “没用的东西,一点小事办不好!”朱玄一脚踹翻常随,大步走出府邸,便见穿着姜檀披着软毛织锦披风,脚上一双青缎云履绣着层层云浪纹,步步生莲,宛如涟漪般荡进他的心头漾起微澜。

    “娘!娘!您快来看看,这是魏爹爹给我的小白兔!”

    清脆如铃的声音,带着无法掩盖的喜悦,冲击着朱玄的耳膜,他止住迈向姜檀的步子,生硬的扭转着头望向声音来源处。便见一辆马车缓缓停在姜府门前,不等马车停稳,喜宝提着小笼子跳下来。

    姜檀急忙接住她,训斥她:“当心摔着!”

    喜宝吐了吐舌,举着玉雪可爱的小白兔,笑嘻嘻道:“娘,这是魏爹爹送喜宝的!喜宝好喜欢好喜欢!”更喜欢的是她赖着认下魏叔叔做了义父。

    以后,就是她爹爹了!

    姜檀皱眉,矮身,与她平视,语重心长道:“你不可乱认爹爹,王爷只是你的叔叔。”

    “我认她做义女。”魏毓优雅从容自马车上下来,“我与喜宝极为投缘。”

    “嗯嗯嗯!”喜宝猛点头。

    姜檀手指轻戳着她的额头,喜宝皱着脸,退到魏毓身后,拉扯着他的披风:“娘,你不能再欺负我!我也是有爹爹的人了!”仰头,看向魏毓:“爹爹,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魏毓额头突突跳动,看着她纯真无辜的眼睛,嗯哼了一声。

    姜檀望着一派清贵俊雅的魏毓,他面上虽无不耐,却像是迫于无奈。

    当她看见从马车里下来的舅舅,全都明白了。

    她悄悄瞪喜宝一眼,全然能够想出来她与舅舅二人死乞白赖央着魏毓认他做义父。

    天啊,脸都丢尽了!

    姜檀十分了解喜宝与舅舅的无赖性子,她恨不能扶额,只得讪讪道:“王爷,您是金枝玉叶,喜宝她”

    “喜宝她不无礼之处,还望王爷见谅!”朱玄听了半天,忍不住过来,担起喜宝的爹。

    那一声声魏爹爹,一句句我有爹爹了,宛如钝刀子直扎他的心窝子。

    “喜宝,到爹爹这儿来。”朱玄温柔的朝喜宝招手。

    喜宝面露惧意,往魏毓身后缩,紧紧揪扯他的披风。

    朱玄见她害怕的模样,心里直淌血,暗骂自己是个混账东西,一边温柔的诱哄:“喜宝,到爹爹这儿来,爹爹给你买两只兔子可好?你想买其他的都可以,爹爹还可以带你骑大马!”

    喜宝改为紧抱着魏毓的大腿,小脸儿都白了。

    她对朱玄的恐惧,深入骨髓。

    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看着他脸上的笑,就想起朱玄要将她送人,怒斥她不许喊爹爹。

    魏毓感受着她的颤抖,垂眸望着她眼睛里含着的泪水,揉着她的头,对朱玄道:“你吓到她了。”

    朱玄望着魏毓带着指责的神色,脸色涨红,不想堕了脸面,他上前几步攥着喜宝的手,往怀里带:“喜宝,爹爹以前做错了,向你道歉”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不是我的爹爹,我讨厌你!魏叔叔才是我的爹爹,你这个大坏蛋!”喜宝吓得大哭,向魏毓和姜檀求救:“爹爹,救我!娘,救救我!”

    魏毓反应比姜檀快一步,自朱玄手中抢过喜宝,喜宝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呜呜抽泣:“他不是我爹爹,他是个大坏蛋!他打娘,要卖掉我,我听见他和祖母说我是野种,他这样坏的人,怎么会是我爹爹?”

    “我讨厌死他了!”

    喜宝往魏毓怀里缩,根本不敢看朱玄一眼。

    喜宝的话,字字如刀,凶狠的刺进心口,痛得他窒息。

    姜檀听见喜宝那句野种,脸色苍白,她想抱喜宝,喜宝勒得魏毓更紧了,怎么样都不肯撒手。

    喜宝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脖子上,仿佛落在心口烫得微微发疼。

    她的遭遇,令他心生怜惜,自然对朱玄生出厌恶。

    “朱玄,你当真不是个男人。”魏毓抚着喜宝的背,肩头依旧一耸一耸,即便不看她,也知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冷声道:“你不配为人父。”

    “王爷,我以前是做了对不起她们母女的事情,可也改变不了我是喜宝父亲的事实。”朱玄握紧了拳头,心里再难受,他也只得强撑着。

    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女儿,对他厌恶和恐惧,心里像过了滚油,痛苦至极。

    魏毓冷笑一声:“本王若未记错,你已经将她们娘两抛弃。如今喜宝认我做爹,你若再有出格的举动,我不介意让你在上京无立足之地!”

    朱玄脸色铁青。

    魏毓已经抱着喜宝进府。

    姜檀心中挂记着喜宝,急忙跟进去。

    阴正颍脸上的笑意敛去,眸中一片阴鸷。他站在朱玄面前,阴恻恻地笑道:“我竟不知喜宝、檀儿在你手里受尽委屈与折辱。”他一手搭在朱玄肩膀上,警告道:“喜宝厌憎你,下次你若出现在她面前,好自为之!”

    他手一抓,力道大得捏碎朱玄的肩骨。

    朱玄痛得面目扭曲,却是不敢挣扎。

    这些都是他该受的。

    阴正颍似乎看出他的消息,拿着锦帕擦干净碰过他的手,将锦帕扔在他脚边,阴沉一笑,极尽不屑。

    门一关,朱玄肩膀一垮,钻心彻骨的痛。

    他捏紧右手的拳头,似乎能够听见府门内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欢声笑语。

    明知姜檀不可能嫁给魏毓,可瞧着喜宝对他的喜爱,嫉妒快要将他逼疯。

    朱玄眼睛里一片血红,他似乎想到什么,顾不上左肩,急忙赶去朱家。

    ——

    朱玄请求朱母帮忙。

    姜檀对朱母十分尊重,如果母亲出面,姜檀的态度会软化吧?

    哪知,他的请求说出来,却遭到朱母的拒绝。

    “檀儿明确的表示她不会与你破镜重圆。玄儿,你是我的儿子,我该向着你。可我也身为一个女人,更明白檀儿的心意。一个女人被男人伤透心,定然会因爱生恨,可若是连恨也无,说明她真的不在意你。”朱母满面无奈,语重心长道:“你与姜婵有夫妻之实,檀儿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十分明理之人。正因她是个明白之人,你们便是再无可能!”

    “母亲”朱玄泪水滚落下来,他跪在地上,再要求,朱母继续道:“但凡你与姜婵之间清清白白,我就算豁出去这一张老脸,也为你求姜檀一回。”

    朱玄痛苦,绝望。

    心中一片荒芜。

    放弃吗?

    不能放下!

    姜檀对魏毓的信任,喜宝对魏毓的依赖,这一帧一帧画面,压得他喘不上气,心里的不甘与嫉妒疯长。只要想一想,姜檀嫁给别的男人,喜宝叫别的男人爹,痛苦得灵魂仿若被无数双手撕裂成碎片。

    他下定决心,就算姜檀恨她,强取豪夺,他也要不择手段将姜檀留在身边!

    四年耗尽她对他的爱,一辈子那样长久,他有的是时间化解她的恨,重新爱上他!

    朱玄包扎好肩膀,换一身衣裳,便去了公主府。

    ------题外话------

    咳咳亲爱的们,这一章补上昨天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