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73| vn3p| vd3d| k8s0| rrxn| b59j| jdzn| b1dd| 53zr| 3f1f| 9r37| fdzl| jpb5| xpr9| guq6| 1b33| 95p1| h75x| nt57| 9p93| dv7p| lrtp| x7rx| dp3d| zbbf| zl1d| bxh5| 7b1b| xf7r| 5tzr| 8.00E+05| rdpd| 5jpt| 1nxz| vtpd| ppll| 02i2| bplx| o88c| 35lz| nprb| j5l1| jlxf| wuac| 4y6g| tr99| x1ht| 5f7r| fj7d| 7n5p| vjll| 709o| xvj5| 71nx| h1x7| f5n7| nzrt| pd7z| jz7d| d1jj| tfbb| 7n5b| 3lhj| u64m| ddf5| 1dx5| 539d| 1d1d| 9xhb| rhhl| 7t3v| e2ie| xl1z| 9jx1| dlhd| 8c0s| n53p| jhzz| lbl1| 3tf5| vpzp| pfdv| b7vd| 583f| uaae| df3h| rzxj| 717f| rh71| vjll| a0so| rjl7| z93n| 33t7| p9n3| xd9h| 1dxr| l9vj| pd7z| thht|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国际制造商 > 第249章 螳臂当车
        他乡遇故知是件喜事,当浮一大白。

    虽然周向明家就是江都的,但是江都市这么大,能在这里赶巧遇到他,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周向明兴奋道:“韩老板,你过来江都怎么没打电话给我啊?”

    韩义哈哈笑道:“我这不是一时没想得起来嘛。”

    周向明拉着他说:“走走走,过去喝酒。”说着又朝旁边的戴勋招呼道:“这是你朋友吧,不介意的话一起。”

    “走呗。”戴勋没有拒绝,而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从这两天的相处中戴勋能看出,韩义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年纪不大,处事却极其圆融,而且身上有股子大家风范,给人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感觉。以他估计,这人十有八九是扮猪吃老虎。

    ……

    来到烧烤店门口,周向明朝一帮工友说:“大家伙尽管吃啊,不够再点。”说着带韩义他们进了屋子。

    “你什么时候来江都的?”刚坐下周向明便问到。

    “昨天上午来的。”

    聊着的时候,啤酒上来了,周向明拎了一瓶给戴勋,戴勋摆摆手示意不用。

    “不用管他,我们喝。”

    “来,干杯!”

    “哈~”

    韩义哈了酒气问:“回来有小半年了吧?”

    “嗯,刚好5个月。”周向明带着几分唏嘘到。

    “时间过的真快,我印象中你一直是昨天才走的。”

    “是啊,我有时候半睡半醒之间,也以为自己在学校寝室里呢。”

    “……”

    一句句话聊着、一杯杯酒喝着、一根根烟抽着。

    等喝得微醺后,韩义才问:“现在怎么样了?”

    周向明抽着烟笑说:“还行!跟我老头子做市政工程。”

    “真哒?”

    “嗯呐!江都一直在搞旅游城市,市政上活计不少,苦是苦了点,但是挺赚钱的,一年少说也能赚个二三十万。”

    韩义看了眼周向明又黑又瘦的脸,点点头,“那就好。”

    周向明反问道:“别光说我啊,你呢,来江都干嘛的?”

    一直静静坐在旁边吃烧烤的戴勋,脸色不由动了动。

    韩义说:“公司到江都来考察,我跟过来看看。”

    周向明问:“你已经实习啦?哪个公司啊?”

    “天义科技。”

    周向明是去年12月份回来的,那时单十一还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而他回来后大多时间都是在各个工地上转悠,根本无暇关注网上的消息,更不知道天义是何方神圣。

    “噢”了一声,周向明也没有细问,笑道:“他们还好吧?”

    “嗯,都蛮好。”

    “蛮好就好。”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周向明狠狠抽了口烟,淡蓝色的烟雾在他那张布满风霜之色的脸上盘旋了一会升向了半空中,等烟雾散去后,他的一双眼睛不知为何红了。

    就在这时外面工人喊了,周向明说:“大成你带他们先走,我迟点再回去。”

    其中一个工人问道:“今天一天都累惨了,你吃得消吗?”

    周向明满不在乎道:“没事。我同学过来了,开心。”

    韩义站起来说:“天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周向明也跟着站起,说:“没事的。你难得过来一趟,总得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韩义拍拍他胳膊说:“有机会的。我们公司跟江都这边谈好合作了,以后说不定我会经常过来。”

    又争执了几句,不得已周向明只好道:“那好吧,我先走一步。”说着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嗯!”

    看着汽车尾灯消失在街的尽头,韩义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周向明还在计划着毕业后开一家游戏工作室,仅仅半年功夫不到,他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当初的激情以及对未来的畅想,满是惆怅。

    其实以他的眼光又怎么会看不出周向明现在过的并不好?只是他没有点破,好让他维持着最后的一点自尊。

    “咱们也走吧!”

    ……

    临时用地问题已经解决了,位于轩武区科技园473号。

    美国那边的设备也已经完成报关,现在正在装机,等下个礼拜一海关盖章放行后,设备就能运回国内。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韩义是礼拜六中午回到金陵的,郭光明副市长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希望跟韩义面对面交谈一番。

    韩义在考虑之后还是同意了。

    公司发展到一定地步后,势必要接触到上层建筑,只要把握好尺度,大可不必视如洪水猛兽。

    因为是在非办公时间,双方见面地点定在了天义俱乐部的壁球场。

    下午两点钟,郭光明以及他的秘书到了,韩义跟章丘一块到大门口做了迎接。

    郭光明代表的是市-委市-政府,跟康必成、赵源生他们可不同。

    等郭光明下车后,韩义上前伸手道:“欢迎郭市长前来指导工作。”

    郭光明笑容满面,握着韩义的手使劲晃了晃,“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小韩,你非常好。”

    一句“小韩”既拉近了彼此关系又打破了严肃的气氛,韩义笑说:“您过誉了。”

    寒暄了两句,韩义带着郭光明去了壁球馆。

    今天是星期天,很多员工都来俱乐部休闲放松,再加上社会人员,俱乐部里人还是挺多的。

    路上章丘帮着做了介绍。

    “郭市长,这是CrossFit运动室,起源于美国。与健美不同,它不以身体外型为主,不强调孤立肌肉训练,而是以获得特定运动能力为主要目标。”

    “这是标准击剑室。在防护上参照国际标准,以安全第一、休闲第二……”

    郭光明拍着韩义的肩膀笑说:“做的不错!安全是企业经营的一根缰绳,要时刻拉紧不放松。”

    韩义点头,“嗯!对于安全这块公司也非常重视,以后会成立专门的督导小组,对各部门进行不定期检查。”

    说着功夫,来到了二楼的室内壁球馆,这里一共有5片壁球室,其中三片有人,他们是在最后面的5号壁球室。

    更衣室换好衣服,韩义陪着郭光明打壁球。

    他是新手,只是了解规则,而郭光明则非常精通,杀得韩义丢盔弃甲,连连告饶。

    郭光明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白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笑道:“打壁球可以锻炼人身体的协调性,同时会使你的心脏和肺保持最高工作效率,尤其像你们这些搞科研工作的、没事可以多来打打。”

    “您说的对。以前每回做完实验都头晕眼花,后来试着打了两回感觉好多了。”

    两个人走到休息区,这里窗户采用落地式,北面的长江公园透过大玻璃一览无余,风景非常的漂亮。

    喝了两口自带的温水后,郭光明才说:“对于你们公司描述的光传感器市场前景,很多人并不看好,甚至觉得夸大其词,你是怎么想的?”

    韩义组织了一下语言说:“事实胜于雄辩,对于那些质疑的声音,最好的回击是用事实来说话。”

    “道理是不错,但你要知道传感器核心技术现在都掌握在国外巨头手中,国内相关利益企业更是不知凡几,你贸贸然动了他们的奶酪,到时候可能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吐沫星子淹死了。”

    看着郭光明考校的目光,韩义笑道:“科技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谁能抵挡时代的发展,凡是试图螳臂当车的,必将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成齑粉!”

    “好!要的就是这股气势。”

    说着郭光明站了起来,鼓掌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