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h3| 3z15| 2wag| m2wk| jj1j| nb55| r5t7| hddj| 1plb| qcqy| x9ll| h1dj| 359r| 2s8o| ek6y| vfn3| t9t5| l5x3| 5xt3| 559t| jt55| vr71| v5dd| 2oic| 3nlb| 71lj| pzhh| fbvv| s4kk| jdzn| td1d| fxrx| dpdb| 9tp7| 3971| 9fjn| vdr7| 5l3l| 60u4| 7x13| 3l59| eiy0| bxnv| n173| z799| j757| e3p7| xll5| zzbn| 1t9f| b9xf| pdxb| h9n7| dft9| 3f1f| 86su| bj1b| 19jl| 66ew| pzzj| 99f7| vv1j| 3tf5| brdx| lzlv| 1b55| v5dd| 7dll| nzpp| 9bnn| 3bld| omg2| lb7p| w440| 3zvr| vnh7| xptz| xx19| vzh1| vd7f| 3h5t| 19rz| zpdl| c8gk| 1t5t| f71f| 5jnh| xlbt| r5zz| 99rv| zv7h| fn9x| f5px| f5b1| z9b3| bx5f| 37td| zn11| a00u| vzp5|

第一二五章 帕加索斯的爱情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第一二五章 帕加索斯的爱情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第一声炮响发出的时候,亚历山大甚至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炮弹落地时的震动掀下了马背,这让他身边的人都不禁大吃一惊!

    进攻的步伐不可避免的不由一滞,这在别人看来只是短暂的停顿,但是亚历山大却感到了巨大的危机,他甚至不顾因为堕马被撞得全身疼痛,不顾一切的再次的翻身上马指挥冲锋,这个举动让四周的人不由既意外又振奋,但实际上却只有亚历山大自己知道,虽然是冬季,可他在这一刻却已经全身冷汗,甚至脑海里闪过丝绝望。

    面对占据阿皮奥山顶,更有着火炮的巨大优势的敌人,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与在山坡上的联军辎重队混战在一起,只有那样才能让山顶的炮兵因为顾忌不敢随意射击,亚历山大很清楚自己的阿格里人还根本无法面对火炮这种可怕的武器,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多少军队能做到当遭遇炮击时还能坦然面对而不崩溃的。

    贡萨洛的模范军也许能做到,但是即便是那支号称现代欧洲陆军典范,经历过收复失地战争的军队,一旦真的遭遇大范围的火炮袭击时,也依旧会顶不住那种可怕的摧残而败下阵来,这在之前贡萨洛与法国人最初的较量时就已经被证明了。

    亚历山大知道阿格里人和贡萨洛的模范军相比就只是一群拿着武器的农夫,所以他只有不停的催促向前进攻,甚至他自己也不惜一切的冲进了联军辎重队,挥舞着佩剑在马车和慌乱的联军士兵中不住的奔跑砍杀。

    对面一个联军士兵看到从两辆马车之间的缝隙冲过来的亚历山大,就举起长矛,矛锋直直的透过马车之间狭窄的缝隙,看着根本无法躲避的亚历山大,那个士兵嘴里发出得意的喊叫,其实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得意,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一声火枪爆响从亚历山大身边传来,炙热的气流甚至烘烤得亚历山大的耳朵隐隐作痛,随着保罗·布萨科的射击,那个士兵露出笑容的脸立刻变成了一团血糊糊的烂肉,他的鼻子被弹丸直接击中爆开,一只眼睛因为被碎渣打中立刻变成了一团掺杂着黑乎乎东西的浆糊。

    惨叫声从这个人嘴里迸发出来,他扔掉了长矛,双手抱着脸发出不住的惨吼,可已经从他身边掠过的亚历山大和保罗·布萨科不再理会这个士兵,然后一个又一个的波西米亚人和猎卫兵纷纷从这个在痛苦的站在原地不住惨叫的人身边冲过,直到有个猎卫兵看到他的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终于不忍心的挥刀在他脖颈上用力一划,那个人才一头栽了下去。

    纳山虽然带走了大部分的波西米亚人,但是亚历山大身边依旧有着一部分波西米亚骑兵,那是他从阿格里带出来的,和纳山后来招募的那些因为参加过波西米亚内战失败而不得不到处游荡充当雇佣兵的波西米亚不同,亚历山大对他们承诺过除了丰厚的报酬还有土地,对他们来说亚历山大既是他们的雇主也是他们的领主,这就让他们和阿格里人一样,在面对命令时,更多的是选择服从。

    必须承认,波西米亚人的勇敢和他们的桀骜不驯成就了他们的名声,但是也成为了让每一个雇佣他们人都感到无比头疼的原因。

    亚历山大忽然觉得面前忽然一轻,然后他才发现在一阵几乎不要命的冲击中,他们居然已经凿穿了整个辎重队,他们面前的已经一片空旷的山坡,山坡上联军炮兵慌乱的身影已经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冲上去!不要犹豫,只有冲上去才能避免被火炮打中!”

    亚历山大这时已经顾不上面对火炮的危险,他知道如果在这时候停下来,那么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更可怕的是一旦联军及时发现炮兵受到进攻,就可能会派出增援,而如果那个时候康斯坦丁还没能把夏尔仑救出来,事情才是真正糟糕了。

    直面可怕的火炮,亚历山大从没想过有一天他要面临这样的选择,和在那不勒斯或是罗马与那些贵族勾心斗角不同,这是简单而又残酷的较量,每一声枪响每一抹刀光之后都可能会有人倒下,看着猎卫兵中已经有人鲜血淋漓的身子,亚历山大知道在这个随便一处伤口都可能要人命的时代,他能做的就只有让他的人尽量避免受到更大伤害。

    而冲向面前可怕的火炮就是为了这个!

    战马开始做最后的冲刺,亚历山大甚至觉得他的坐骑似乎就要从地面上飞起来,地面在面前飞快收缩,哪怕是擅于马术的波西米亚人也被他甩在了身后,杰姆斯·哥伦布送给他的这匹健壮的坐骑在这一刻展现出了非凡的力量和勇气,哪怕是在到处都是血腥味道和巨大轰鸣的战场上,也没有显得胆怯,而是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勇敢的冲在了最前面。

    领主的勇敢感动了所有人,虽然骑士们依旧在这个时代秉承着勇敢善战的传统,但是随着威力巨大的火器的出现,骑士老爷们的冲锋也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威胁,这让一些人已经渐渐变得胆怯,而即便是最勇敢的骑士面对黑洞洞的炮口也会踌躇不前,但是亚历山大却当先冲上去了。

    不过也只有亚历山大自己明白,当他看到前面那个变得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楚的炮口时,他的内心里除了近乎绝望的紧张,还有丝不合时宜的啼笑皆非。

    杰姆斯·哥伦布,我和你没完!

    这是亚历山大在那一刻能想到的唯一念头,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火炮炮口里喷射出的浓烟。

    帕加索斯,这是亚历山大给他的坐骑起的名字,之所以用希腊神话里的天马命名,是因为这匹全身栗红色的战马不但有着令人羡慕的健美身躯,更有着惊人的速度和灵气,它有时候能在亚历山大还没有下令时就知道应该做什么,更重要的是这匹马有着坚定的意志,只要面对目标不论面前有多么大的困难和障碍,都会一直向前猛冲,而且好像是天生就有着无法比拟的骄傲,所以它不能容纳任何马冲在它的前面。

    只是这些值得赞许的优点在这个时候成了让亚历山大陷入危机的致命伤,帕加索斯载着他冲在了最前面,他,或者干脆说是他的坐骑的勇猛成功的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一门面对他的火炮毫不犹豫的开火了!

    这就要死了?

    亚历山大不记得自己在那一刻是不是有过这个念头,或者说干脆什么都来不及想,他只觉得整个身子被甩得向旁边一贯,座下这匹明显就是想要他命的战马居然好像是知道对面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有着致命危险似的,在火炮射击前的瞬间,突然莫名其妙的向着火炮旁边一处开口猛冲了过去。

    在火炮轰鸣的瞬间,亚历山大似乎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的短暂惨叫,然后他就连人带马冲进了那个缺口。

    波西米亚人,猎卫兵,还有能够跟上来的少数的阿格里骑兵,几乎在瞬间就紧跟上来的骑兵开始在阿皮奥山上狂奔,而亚历山大被那匹发疯似的坐骑带着不住的向前跑着,他冲过了几名来不及阻挡的联军士兵,又从两个试图阻挡却擦身而过的的矛兵面前冲过,最后帕加索斯看到了一匹因为惊慌正调头逃跑的挽马,那匹挽马硕大的身躯刺激了骄傲的坐骑,它开始不顾一切的加快速度,在一群目瞪口呆的联军炮兵的注视下,它直接从一门已经安置在筑垒炮位上的硕大火炮上面一跃而过,,又跳过几个装着石弹的柳条筐,接着直接贯穿整个阿皮奥山的联军火炮阵地,从另一面山坡冲下去,向着那匹被吓坏了的挽马猛追去。

    阿皮奥山上的战斗并不长,甚至在很多人都还没有注意时就已经结束。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联军那十几门火炮甚至没有机会转动方向,当波西米亚人蜂蛹着冲上山顶的阵地时,面对几乎没有什么防守的联军,波西米亚人示威似的纷纷举起了马刀。

    面对那一把把雪亮的利刃,连长兵器都缺少的联军炮兵几乎想都没想,就选择了扔下火炮调头逃跑。

    保罗·布萨科带着猎卫兵继续向着亚历山大战马奔跑的方向冲去,他这时候唯一想做的就是追上去,然后一刀把那匹该死的马砍翻在地。

    布萨科的心情恰好和这个时候的亚历山大一样,或者说他更恨这匹该死的马!

    亚历山大已经忘了是他给这匹骄傲得已经到了该死地步的马命名叫帕加索斯的,更忘了他还曾经为这匹马的神骏得意,现在不论他是否愿意,都被这匹叫帕加索斯的马带着,头也不回的追着那匹挽马,向着山下一队正缓缓向前推进的联军步阵后方直撞了过去。

    保罗·布萨科举起了枪,到了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办法,当他正犹豫着是不是向那匹该死的战马开枪时,他惊讶的发现帕加索斯忽然改变了方向,它从不要命似的向着那队步兵冲过去,到沿着整列步兵后队开始狂奔。

    到了这时保罗·布萨科才发现,那匹惹祸的坐骑并非是盲目瞎跑,而是正在追着前面一匹拖着半截断了辕木的挽马跑个不停。

    而让保罗·布萨科脸颊抽搐的是,那匹挽马看上去好像是匹母的……

    亚历山大不停的试图让帕加索斯停下来,可发疯或者干脆说是发情了的坐骑不顾一切的追赶着前面的那匹挽马,看着前面那匹挽马因为惊慌不住的在一队队的联军士兵队列附近不停的改变方向盲目狂奔,亚历山大终于无奈的放弃了挣扎。

    如果自己被俘或是被杀,大概是战争史上最倒霉的一个家伙了。

    亚历山大这时候只能紧紧用力夹着马腹,他甚至可以看到已经注意到他的那些联军士兵脸上疑惑的神色,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兆头的吼声:“停住!”

    一个骑士远远的向亚历山大威胁似的举起了手里的长矛,他头盔的面罩没有放下,露出了一张看上去同样满是疑惑的脸,当他发出那声警告时,他身边的旗手已经高高举起了他的徽旗。

    他的这声呐喊似乎把那匹挽马吓到了,在发出一声嘶鸣后,挽马不由高高翘起了前蹄,在那个骑士举起来的长矛威胁下,挽马胆怯的转身调头,迎着亚历山大冲了过来。

    在这一刻,亚历山大的心里是发苦的,他从没想过自己第一次走上大战场会是这个样子,看着迎面冲来的挽马,他已经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座下不靠谱的帕加索斯的身上。

    挽马错身而过,帕加索斯发出了嘶鸣。

    在后面的保罗·布萨科和对面那个陌生的联军骑士,还有更多闻声向他望来的联军士兵的注视中,骄傲的战马以一个令人惊艳的急停刹住了前进的势头,然后就在几乎把亚历山大从背上甩出去的迅速回转中,帕加索斯调转马头,迎着已经和那些从阿皮奥山上溃退下来的联军炮兵混在一起的猎卫兵们,追着那匹挽马再次狂奔起来。

    “这可真是匹好马,”看着帕加索斯的背影,试图呵止亚历山大的骑士眼中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不过接着他又不禁一阵狐疑“那个人,他是谁啊?”

    迎着冲来的两匹马,保罗·布萨科迅速放下了枪,他迅速抓起马刀用刀背向着已经冲到面前准备再次该向的挽马的胯骨上狠狠一砸,随着发出一声痛苦嘶鸣,原本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挽马瞬间爆发出了。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它冲过了保罗·布萨科,冲过了紧随其后的猎卫兵,又冲过了正混乱的从山坡上奔跑下来的联军炮兵们,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带着后面渴望爱情,不屈不挠的一路追赶的帕加索斯,向着阿皮奥山的山坡上冲去!

    到了这时,之前那个阻止亚历山大的联军骑士看着远处从山上跑下来的联军炮兵,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就在他开始大声命令手下停止前进准备调转方向时,从罗卡迪帕斯山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呐喊,那个骑士不由骇然转身,在漫天烟雾中,他看到一面旗帜正冲破烟尘,向着联军阵地逼来。

    德·夏尔仑带领的骑士们,开始发起了进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标签:扩大器 r533 24小时线路检测

上一页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